台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剧评一:活在灰色世界的我们

2019-05-16 01:38:29
台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热播后好评不断(图源:@不蒸馒头争口气儿)

台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播出后,以其对人性的拷问、对真相的剖析、以及对现实生活的折射获得了高度评价,“香港01”认为,可以从善恶的分界、媒体的操守、我们对世界的期待等几个角度进行解读。本文转自“香港01”,原题《【我们与恶的距离·一】善恶难分界 活在灰色世界的“我们”》

“神剧走向国际”、“再创台剧新高峰”、“2019必看电视剧”......以既敏感又具争议性的议题为主轴,近期由台湾公共电视台出品并首播的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(简称《我们》)描述随机杀人事件过后,处于不同视角与身份的人们,如何在这矛盾裂解的社会各自挣扎,直至于混浊中看清彼此面貌。这部电视剧除了激起观众热烈回响外,连美国知名影视网站IMDb及中国内地影视讨论平台“豆瓣”亦分别给予9.4分及9.5分的高度评价,中国内地网友甚至在微博发出“台湾是华语剧的最后一片净土”的惊叹。

在外界给予一片好评的同时,台湾导演林君阳及制作人林昱伶却认为,《我们》的成功并非预期中的事,也不需为此贴上“神作”的标签,他们更期待观众在看完该剧后产生一丝有别以往的省思——在这真实的社会中,我们与恶的距离究竟有多近或多远?

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以一宗无差别杀人案的审判作为开端,剧中凶手李晓明(吴慷仁饰)遭法院宣判死刑,但专为死刑犯辩护的人权律师王赦(吴慷仁饰)仍为了解李晓明的犯罪动机多方奔走。身为杀人犯妹妹的李大芝(陈妤饰),在无法承受“加害者家属”标签的压力下,选择远离老家,其后进入新闻台工作,遇见了患有精神疾病的房客应思聪(林哲熹饰),以及身为受害者家属、至今仍未走出阴霾的新闻主管宋乔安(贾静雯饰)。

受害者家属的撕心裂肺、加害者家属的消沉自责、被标签化的精神病患者、媒体的报道方式对普罗大众的影响......在各角色的命运交织下,《我们》借由不同角度与立场的多线叙事,带观众经历一场恍如正在真实上演的戏码。社会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事件发生,我们是变得更加靠近,还是趋向更撕裂?

什么是恶?这或许是看到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这个深沉的题目之前,首先产生的疑问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长短不一的道德尺,对这个问题抱有不同的答案。尽管要找到一条放诸四海而皆准的道德准则并不容易,但若以“法律是道德的最低底线”为准绳,一切违反法律的行为,似乎都能称之为恶。

林君阳希望观众思考究竟“什么是恶”?但剧组及他本人对此却没有标准的答案。“杀人是恶吗?是,杀人可能是恶。那杀人的原因是什么?那个原因也是恶吗?这是可以讨论的。恶里面一定有那么一点点善,错的事情中一定可以找出动机,而那个原因不一定是那么邪恶的事情。”

林君阳解释,如果以中文剧名来看,似乎他们分出了“善与恶”的两极印象,但这个世界不是“好与坏”或“黑与白”,我们存在于一个灰色的世界,而那个灰色就是我们。

或许你我身边都曾有相同的经验,看着一则则充满负面资讯的新闻,摇头叹息“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”,觉得这个世界变了,变得都不认得它原本的模样。在唏嘘感叹之间,你可能已随手往地上丢了一件垃圾,在论坛上留下一则恶评,转头向你身边的人口出恶言,仍不以为意地认为,“比起那些邪恶的事情,我的行为简直不值一提”,却忘了,我们也是影响世界面貌的成因。

林君阳说:“我们都以为自己是好人,但我们很多时候都有恶念而不自知,有些人的恶念展现出来,有些人没有,而每个人的善念与恶念都主导了现在这个世界的面貌。如果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这件事,这世界会不会好一点点?”

之后,另两个参与首播的电视频道HBO Asia和网上播放平台CATCHPLAY一起建议用《The World Between Us》作为英文片名。林君阳当初一听到这个建议,就直觉这个剧名是正确的,这部剧确实在说“我们所生活的世界”,编剧吕莳媛也表示,英文剧名更接近她原本的想法。制片人林昱伶则认为,大家都把中文剧名重点放在“恶”上,但更重要的应该是“我们”。

如同林君阳所说,这世界是由“我们”所组成,剧组在剧名的字体设计上也刻意让“我们”占较大的比例,希望提醒观众,这两个字才是剧情的核心,而非纠结于“谁是恶人”、“谁是善人”。

【相关阅读】

台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剧评二:导演拒以煽情作卖点

台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剧评三:谁选择了堕落

台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剧评四:我们希望活在何种世界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编辑:南希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